余今大梦将寤 犹事雕虫 又是一番梦呓

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

nichoLee:

※纯属个人观点,毋需对号入座,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 @Laceration 



拉踩现象并不仅仅只是下面即将提到的,它实在过于宽泛难以概括周全,不过选了最极端的例子说明,望周知。



让我们先来做一道完形填空。



请想一对你最近站的西皮AB,将A和B代入以下这段话里。



A是B的痴汉,A喜欢偷窥B洗澡,喜欢在脑袋里和B做色色的事情,最后由于压抑不住,A强圌奸了B。...



Ragnarok

Ragnarok


——————


【You’ve been lonely , too long .】


Chapter 1


雪天。狂风撕扯开铅灰的云层,小店窗户的木框被钉得严丝合缝,客人很少,几位路过的小商人神色清醒,围在桌旁聊着恶劣的天气,警觉地护住手边的背囊。酒馆老板窝在柜台后昏昏欲睡。壁炉里的木头爆出一声闷响,摇椅一晃,他把臃肿的下巴从胸脯上抬起来,“波特!该死的,整天就知道在厨娘的裙子里钻来钻去!前两天暴风雪还没来时你又忘了让柴火们见见太阳!”

被叫到的伙计从里间跳出来,拿了拨火棍捅了捅,飞出一群火星。“笨手笨脚的蠢货!要是烧坏了那块地毯,葛瑞丝要你好看!”...

隔墙花

万年不变 慎戳【


繁星∕灿兴


引诱我的禁忌 残酷的美丽

可望不可即 却奄奄一息


——————


吴亦凡掏出钥匙开门,暖黄的灯光倾泻而出包裹住他全身,客厅的电视在对面的白墙上映出变幻不定的光影。他拉上防盗门,低头看了眼脚边那双淡粉色的细跟鞋,一只站着一只歪倒在软垫上,仿佛久游的旅人回到家时肆无忌惮伸的懒腰。他换上拖鞋,把皮包随手扔到沙发上,冲着厨房喊了声,“回来了?”

祁鸢穿着碎花围裙,鬈发在脑后扎成马尾,从门边冒出个头,“赶紧洗手,看看米饭蒸好了没有。”

吴亦凡把西装外套挂到卧室里,换了宽松的棉居家裤晃荡到浴室。把洗手液的泡沫冲干净...

港真 这种类型大概更现代化一些的黑白素描风格要合适些 不过油彩的颜色如此温柔 有一种诡异的残忍和甜美👏

我们都爱画电影:

扶雅:

一系列电影《lolita》涂鸦

落地上天

谨以此文献给繁星神作——【盛世周末】


这是一篇迟到十八个月的文评。

小说正文三十四万字,我读的很慢。记忆的时效已过,我还是迟迟不敢再点开它,文字是滴血的匕首,有寒光也有殷红,有利刃也有腐肉。被审美享受与情感痛苦同时折磨,是乐事也是苦差。

这是我第一篇像模像样,蓄谋已久的文评。

也是我第一次,十分渴望大家能够点开我这篇文章,那么也许就会有兴趣去找一找,读一读【盛世周末】。因为这样好的一部长篇,所知者却不多,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甚至不能把它当做一篇供为消遣的小说,而是一部文学作品。无论从各个方面来看,它都只能使我想到八个字:

自惭形秽,心悦诚服。

以上为笔者废话。


——...

滚滚红尘

依然慎戳【微笑


滚滚红尘


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


【1】


第一个夏天,张艺兴高考落榜了。

他爬上老旧单元房的顶层,夕阳如血挂在远方的楼顶。微风带着强弩之末的余热裹住身体,楼下家属院的篮球场上传来隐约的人声,他似乎还能听见皮球拍在水泥地面上的闷响。

他收回腿抱膝坐着,不知过了多久,身后铁门被推开时被刻意放轻的吱呀声传来,脸侧突然被贴上一片冰凉。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吴亦凡有些支楞的短毛被额上的发带束起,他还穿着被汗浸湿的篮球背心,手里握着一瓶冰镇的碳酸饮料,属于夏天的躁动和灼热从他的皮肤上蒸腾出来,被这种气息骤然包围的...

无题

   若能重活一场 只愿做一对普通人  有缘相遇 请好好相爱  无缘相遇  但求平安喜乐 各自安稳生活

【【【不要误会我就是来存个档】】】

赤火 【20150208】


引子


张艺兴朦胧中醒来,视线里一片模糊。他抬手揉了揉眼睛,却觉眼角乃至颊边一片皮肤紧绷得刺痛。流苏察觉到他的动作挣扎着扶他坐起,轻轻唤了声公子。

张艺兴被她声音里的悲戚吸引了注意力,意识却还像是以往在凰竹馆中醒来的慵散,犹记得昨个夜里是姐姐伴着他的。他动了动只觉周身酸痛,这床板仿佛不似平日舒服。“流苏,我姐姐呢。”少年未醒的绵软音调听的人心里发疼。

流苏睁大了通红的眼眶,带着重重的鼻音回复他,“公主她。。。您不记得了么?”

不记得?张艺兴的视线已经清明了。他看到自己蜷缩在走廊画柱的角落醒来,四周不远处的火光早已暗了,断壁残垣间升腾...

嘿嘿嘿

慎戳

撸否现在也是不乖哦 重发两次图片都能给我屏蔽咯【哭

下次就寒假见了~


天黑以后

      【 Love is short,while forgetting is so long.】


       天黑以后 

  


  如果你的温柔像日出短暂

  

  ——————

  

  

  金秋十月。

  吴亦凡从酒楼里走出来,月亮挂在东边的天际,少有的无烟云遮掩的晴朗天空稀疏地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