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今大梦将寤 犹事雕虫 又是一番梦呓

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

nichoLee:

※纯属个人观点,毋需对号入座,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 @Laceration 



拉踩现象并不仅仅只是下面即将提到的,它实在过于宽泛难以概括周全,不过选了最极端的例子说明,望周知。



让我们先来做一道完形填空。



请想一对你最近站的西皮AB,将A和B代入以下这段话里。



A是B的痴汉,A喜欢偷窥B洗澡,喜欢在脑袋里和B做色色的事情,最后由于压抑不住,A强圌奸了B。...



Ragnarok

Ragnarok


——————


【You’ve been lonely , too long .】


Chapter 1


雪天。狂风撕扯开铅灰的云层,小店窗户的木框被钉得严丝合缝,客人很少,几位路过的小商人神色清醒,围在桌旁聊着恶劣的天气,警觉地护住手边的背囊。酒馆老板窝在柜台后昏昏欲睡。壁炉里的木头爆出一声闷响,摇椅一晃,他把臃肿的下巴从胸脯上抬起来,“波特!该死的,整天就知道在厨娘的裙子里钻来钻去!前两天暴风雪还没来时你又忘了让柴火们见见太阳!”

被叫到的伙计从里间跳出来,拿了拨火棍捅了捅,飞出一群火星。“笨手笨脚的蠢货!要是烧坏了那块地毯,葛瑞丝要你好看!”...

#论人类基因表达的差异性#
#蛋白质的天然合成与结构分析#
#你对成骨细胞一无所知。#
#吴亦凡——上天给整容业扇下的巨大耳光#

What a fucking sick showbiz,how fucking perfect you are.

这世上没有其他的神了 您是唯一的神。

分享一条实用黑科技

适用于找回已经删除或是存在移动硬盘里或者其他云端曾经在终端修改过的文档
首先打开我的电脑 在搜索里输入文件名 一般会出现以下搜索结果:一个快捷方式【一般同步到最后一次打开时】几个特殊格式的文档【个数与修改次数相同 意味着每次修改都会对应一条痕迹】我想这大概是浏览痕迹之类的东西 这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电脑用久了之后即使没有大量下载文件也会运行变慢的问题 因为浏览痕迹占用了内存 当然我只了解文档类 这类特殊格式的文件一般是存在C盘里 类型同样是wps文件【我用的】也就是说更改拓展名后照样可以通过word或者wps打开 找到后只需将日期最近的那个复制粘贴到桌面 然后删掉文件名称里doc...

step by step
Only for KRAY

揣着爪子露着肚皮呼呼的兔兔(x
想拨弄他随着呼吸簌簌而动的小胡子 捏他粉色的耳朵尖 揉一揉球球小尾巴 握一握掌心软软的肉垫 挠痒痒直到他缩成一团
嘤TT

隔墙花

万年不变 慎戳【


繁星∕灿兴


引诱我的禁忌 残酷的美丽

可望不可即 却奄奄一息


——————


吴亦凡掏出钥匙开门,暖黄的灯光倾泻而出包裹住他全身,客厅的电视在对面的白墙上映出变幻不定的光影。他拉上防盗门,低头看了眼脚边那双淡粉色的细跟鞋,一只站着一只歪倒在软垫上,仿佛久游的旅人回到家时肆无忌惮伸的懒腰。他换上拖鞋,把皮包随手扔到沙发上,冲着厨房喊了声,“回来了?”

祁鸢穿着碎花围裙,鬈发在脑后扎成马尾,从门边冒出个头,“赶紧洗手,看看米饭蒸好了没有。”

吴亦凡把西装外套挂到卧室里,换了宽松的棉居家裤晃荡到浴室。把洗手液的泡沫冲干净...

港真 这种类型大概更现代化一些的黑白素描风格要合适些 不过油彩的颜色如此温柔 有一种诡异的残忍和甜美👏

我们都爱画电影:

扶雅:

一系列电影《lolita》涂鸦

岁月善待你 恍惚间 你仿佛还是首尔冬夜里那个刘海遮住眉眼的羸弱少年 只是从你长出第一道抬头纹开始 就已失去了那个陪你吃炒年糕的人